第一堂戏剧课 / 鲑鱼行动-程守明

2016年2月18日 admin 0

毕业后,我决定回国发展。这并非为了“回馈祖国”、“落地归根”的缘故,反之,我一直觉得在剧场的领域里是没有国界之分的。回来,纯粹是因为自己更想在生长的土地表演给‘乡亲’们看。学戏多年,看到了很多美丽的东西,很想把这些东西带回来分享。马来西亚本身是一个文化多元的社会 – 不只是文化多元,更难得的是各个文化还保留着自己的一席之地,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未被同化。这不就是一个很好且肥沃的创作土地吗?